:::
  • 正名活動   
  • •[2008/4/24] 正名成功囉!
    •[2008/4/22]
    尋根(發祥地_Yosi Takun)~
    •[2008/3/24]
    敬請聲援支持賽德克族正名
    •[2008/3/24]
    正名運動抗議書
    •[2008/3/19] 賽德克族群正名意見
    •[2008/3/19] 人之島上映消息
    •[2008/3/19] 徵選2008普世事工青年代表
    •[2008/3/19] 賽德克族正名之Q & A答客問
    •[2008/3/19] 脫離泰雅族~ 賽德克族爭取正名
    •[2008/3/7]
    感恩花蓮賽德克族精英熱情支援

  • 圖片展示   
  • 相片輪播秀
  • 網站連結   
  • 連結至賽德克青年論壇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兒童網站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委員會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網路學院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電視台 (開新視窗)
    ::: 
    * 書籍 : 霧社事件+霧重雲深+風中緋櫻  

    作者:玉山社著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03 年 12 月 05 日

    內容簡介:
    霧社事件
    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族群,對「霧杜抗日事件」留有不同的註釋,而說故事的每個人似乎也有不同的版本。但可以確定的是,「霧杜抗日事件」是一段悲壯的泰雅族人抗日史實。
    這段悲壯的故事,長期湮沒在台灣史的底層裡,一直未被重規。這是因為涉及了弱勢的「原住民史」、「台灣史」而或「日本史」的複雜情感,難有學者投入探查,使得這可歌可泣的抗日事件,像迷霧般的充滿著謎團。垂暮之年的泰雅遺老,也帶著記憶與事件的歷史真實,逐漸在歲月裡凋零,成為了台灣史的憾事。
    作者在因緣際會之下,全心投入「霧杜抗日事件」的田野調查與史料的解讀工作之中,歷經二十寒暑,終有此台灣第一本關於「霧杜抗日事件」專書的出版。我們可以從本言的吏科解讀與珍貴的歷史相片裡,看到一些事件的脈絡,而對於認識台灣史的某些環節,必有所助益。

    霧重雲深
    霧社事件中,擔任霧杜地區最高警政首長的佐塚愛祐,在運動場上被殺身亡。他曾奉命接受「和蕃」婚姻,娶了泰雅族白狗群頭目之女亞娃伊.泰目為妻;事件發生後佐塚身亡,留下亞娃伊和她的畸形婚姻所生下的五位子女,在家國劇烈的變動中,在泰雅族的弱勢、日本的戰敗、台灣政權的漠視下,顛沛流離,為世人所遺忘。
    泰雅名亞娃伊.泰目,日名八重子,漢名黃秋蘭,她的三個名字,恰是時代變動的縮影。亞娃伊一生的命運,是時代變局下的悲劇,也使她成為台灣原住民史上極富傳奇性的人物之一。

    風中緋櫻
    七十年前不堪日人極權統治的賽德克人發動了「霧社事件」,殺死134名日人。日人旋即出動軍警部隊和精銳武器,對抗日部落展開討伐。但日人「撫育」政策栽培下的賽德克人-花岡一郎、二郎,卻夾在「忠」與「不忠」的情結糾葛下,不得不率著家族大小共21人,來到Sukuradan山上集體自縊。此一壯烈犧牲的事蹟,震驚了台灣和日本國內外,許多人為之動容落淚\,竟連日人當局也為了表彰他們的志節,將Sukuradan取名為「花岡山」來加以紀念。
    花岡二郎的遺孀初子,它揚棄了非善即惡、非親即仇的簡易二分法,而從人性與文化的面向去探討「霧社事件」。這份從九二一廢墟中搶救回來的書稿,讓我們更貼近書中主角花岡初子的心情:從恐懼與顛沛流離的苦難中重新站起來,用寬容和希望擁抱新生命。
    櫻花,它的嬌妍讓人目眩,它的淒美使人落淚。《風中緋櫻》就是這樣一本淒美而引人入勝的悲壯史詩。它將歷史文獻分析、深度田野訪談和報導文學,做了絕佳的整合與示範。更難得的,它揚棄了非善即惡、非親即仇的簡易二分法,從人性與文化的面向切入,彰顯時局動盪下的悲歡離合,深刻的剖析了牽扯在這個事件中的核心人物的恩怨情仇。──李遠哲(中央研究院院長)
    作為一個民間的霧社事件研究者,鄧相揚的報導,除了歷史真相的探索更清晰、更深沈,事件的脈絡更明朗,更貼近歷史現場之外,他同時還用文化的角度、生命的角度來解析歷史、來看待歷史;因此他的報導,還會持續延展到事件當事人的家族及後代,同時跨越到日本去,藉以呈現歷史的餘波所造成生命的影響。如果歷史是人類無可更動的命運的話,那麼我們在鄧相揚所寫的霧社事件故事中,最能看得清清楚楚。
    ~~摘自『博客來書籍館』~~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