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正名活動   
  • •[2008/4/24] 正名成功囉!
    •[2008/4/22]
    尋根(發祥地_Yosi Takun)~
    •[2008/3/24]
    敬請聲援支持賽德克族正名
    •[2008/3/24]
    正名運動抗議書
    •[2008/3/19] 賽德克族群正名意見
    •[2008/3/19] 人之島上映消息
    •[2008/3/19] 徵選2008普世事工青年代表
    •[2008/3/19] 賽德克族正名之Q & A答客問
    •[2008/3/19] 脫離泰雅族~ 賽德克族爭取正名
    •[2008/3/7]
    感恩花蓮賽德克族精英熱情支援

  • 圖片展示   
  • 相片輪播秀
  • 網站連結   
  • 連結至賽德克青年論壇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兒童網站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委員會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網路學院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電視台 (開新視窗)
    ::: 
    * 賽德克族群正名意見   

    賽德克族群正名意見
    於 2008/3/19 11:22:43  ~海外遊子 羅永清 寄於荷蘭萊登大學環境科學中心

    讓離別與撕裂的痛苦昇華成彼此尊重的美德(字數:2318)

    約略十多年前,大家還是以九族的概念在認識台灣原住民族群時,有一個叫做“泰雅族”的常識概念認為有一群叫做泰雅族的人分佈在台灣北部、東北部這個連續的山地區域中。而前幾年陸續增加的族群中、太魯閣區域內自稱為太魯閣族的人提出了否定泰雅認同而訴諸正名為太魯閣族的運動及訴求。2003年的台灣政府,似乎急就章地認定這個族群之可獨立性,而產生一個似乎違反常識的族群概念與範圍在常民的概念體系之中。本文在此邀請讀者一起進入歷史以及當下的賽德克族群正名運動來共同提供思考及辯論賽德克正名與否的方向。

    筆者將帶各位進入歷史的第一階段乃是百年前日本殖民政府所建構的“泰雅族”的始作俑者階段時期,然而因為太魯閣族已經在前幾年獨立出這個範疇而得到正名,因此筆者將日治時代的泰雅族改稱為泛泰雅族,來指涉自日本時代以來所建立的包含了現今太魯閣族、賽德克亞族等支族的泰雅族概念與範疇。泛泰雅族的建構乃是十九世紀國際社會以及殖民主義、民族/國家(nation)意識型態、日本帝國對於統治其殖民地他者的意識工具、殖民地學術研究中對於他者文化理解的概念工具,所偶然結合出來的概念。透過這個泛泰雅族的族群概念,可以勾勒出台灣島上來來去去的人們之間分別你、我、他的常識工具,也漸漸成為原住民社會之間區分我群與他群的生活意識工具。族群、亞群、部落的界線因歷史的偶然(contingency)成為一種思考族群關係的起點與意識型態。因此我們可以在種種文獻或地圖上看到台灣原住民族群、亞族、部落的分佈區域,一種固定領域與特定人群結合的認識方式似乎結合著起源於現代的民族加領域的國族意識型態原型的認識方式,一直複製並延續到晚近。我們仍似乎認為台灣是由十三個大大小小的原住民族群,分別置於不同的固定區域中。這是政府認定官定族群的主要邏輯之一。

    然而在2003的太魯閣族正名或復名運動中,我們可以發覺以往被國家、學者、甚至原住民本身認定屬於泛泰雅族下的賽德克亞族中的太魯閣支群(按照這個邏輯有二十多個支群),其所發起的正名運動馬上引起基於“分離”及“撕裂”恐懼的反對聲浪。筆者姑且不論這種分離、撕裂感覺的產生,有多少成分是來自於前述那種民族加領域的“完整民族”的建構邏輯,但筆者可以確認的是,在現代國家進入泛泰雅社會或整個原住民區域之前,分分合合乃是常態。因此這種對於分離與撕裂的恐懼有其當代的文化、歷史、政治意義。

    太魯閣族最後的獨立與正名的政治動作,對於這個恐懼的意底牢結(ideology),投出了破解的希望的曙光。因為,第一,如果我們承認人們有個人姓名權,我們可能也要承認有集體姓名權,太魯閣族名的承認,增加了一個原住民希望被稱呼的名字的選項,第二,可以讓台灣的族群認定政策漸漸成為由下而上的過程,這其實呼應學者在族群研究中,對於情境式認同的漸漸理解的學理脈絡。試想2003年時,一群約兩萬人自稱為太魯閣族人的人們,基於自己認同自己為Truku(太魯閣)這個人的稱謂時,政府如何拒絕。第三,也就是讓台灣原住民的族群認定也可以增加情境式認同的邏輯來當作判准之一。第四,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在全島的文化教育上,可以讓公民的族群意識打破以往固定區域框限固定文化叢的簡單認識方式。太魯閣族的分立,可以成為一個增加彼此瞭解的話題。有論者批評執政政府以政治進入文化領域來操弄族群,有些不能深入理解歷史過程的政客可能屬於這個範疇,但如果放入當初正名運動過程的脈絡中來看的話,太魯閣人的運動方式即明顯地採取影響中央政治的政治方式與手段,因此我們必須增加視角來管窺這個獨立正名運動的全景。其實從正名成功後的發展來看,當初運動所謂兩萬人之譜的說法並不盡然,筆者在太魯閣區域的田野生活觀察中,人們仍各自以Sediq(賽德克)、Truku(太魯閣)、Tgdaya(德個達亞),Toda(都達)(後三者是日本時代屬於泛泰雅族中,賽德克亞族下的三個支族)來作為族群名稱認同的對象,這些原來的軌跡仍舊成為所謂太魯閣區域內的日常政治術語,而正面或負面地影響著部落人們生活中的某些層面。但有一股力量正在將“太魯閣”思考成一個純粹的地理區域概念,而不區別住在裡面的人們是否認同於太魯閣族。太魯閣自治運動如果能從這個邏輯來思考,可能會是比較能動員的方向。不然,仍只是著魔地玩著族群意識型態的遊戲而浪費力氣。

    太魯閣族的正名、獨立正名的成立以及太魯閣區域的區域自治運動對於不認同太魯閣族這個名稱的人而言,自然刺激他們思考另一種自然而然、而且大家可能同意的族群名稱的需要。對於南投區域的賽德克人,此刻的正名運動理念即是這個邏輯。Sediq(賽德克)也是“人”之意,是一種真正的人,當人們說你是真正的Sediq時,你是一個正義、公義的人,是一個日常生活中,口語使用上的一個人的總稱代名詞,也是一種值得驕傲的稱呼。南投當地的賽德克人願意放下各自Truku(太魯閣)、Tgdaya(德個搭亞),Toda(都達)的身段與界線,共同認同Sediq(賽德克),也因此人們之間風起雲湧,熱情澎湃。Sediq(賽德克)為台灣原住民族群內涵,又提出了另一個名字的選項。既然提出,筆者認為,按照之前太魯閣族正名的論證邏輯,正名或賦名為Sediq(賽德克)乃是一個文化上、政治上、認識上一個可以成立的政治手段。文化上,讓南投及太魯閣區域的原住民增加自己的族群認同名稱的選項;認識上,讓台灣人再去思考族群是什麼意識型態(因為至少國民教育的常識教育對於這個變化需有著墨);政治上,更開放一個由下而上的族群操作,因為其實開放後,原住民可以在自己選擇後,也許有些族群名稱會被原住民自己檢討或拋棄,屆時政府再順應民意修正所謂官方認定的族群名稱,不會是個難事,而這種族群名稱的政治藝術與政策才堪稱進步,並且解釋了“族群”真的不是一塊神聖不可變動、不需證明與分解的東西;最後,讓我們一起努力,讓看似離別與撕裂的痛苦,昇華成彼此尊重的美德。
    此時,讓我想起雲力斯唱的一首泰雅古調…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