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正名活動   
  • •[2008/4/24] 正名成功囉!
    •[2008/4/22]
    尋根(發祥地_Yosi Takun)~
    •[2008/3/24]
    敬請聲援支持賽德克族正名
    •[2008/3/24]
    正名運動抗議書
    •[2008/3/19] 賽德克族群正名意見
    •[2008/3/19] 人之島上映消息
    •[2008/3/19] 徵選2008普世事工青年代表
    •[2008/3/19] 賽德克族正名之Q & A答客問
    •[2008/3/19] 脫離泰雅族~ 賽德克族爭取正名
    •[2008/3/7]
    感恩花蓮賽德克族精英熱情支援

  • 圖片展示   
  • 相片輪播秀
  • 網站連結   
  • 連結至賽德克青年論壇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兒童網站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委員會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族網路學院 (開新視窗)
    連結至原住民電視台 (開新視窗)
    ::: 
    * 賽德克族正名之Q & A答客問   

    賽德克族正名之Q & A答客問

    於 2008/3/19 11:04:37
    賽德克族正名運動促進會2008/1/14&2008/2/27發表於原民&2008/3/20發表於行政院
    本會編輯小組:
    總幹事Watan Diro 牧師、副總幹事Kuhong Siban、史料論述組Dakis Pawan老師、行政文書組長Awi Nokan、Aking Nawi老師、顧問黃美英老師、Pusi Nomaw校長、青年精英Yayuc Napay準博士等編撰

    一、何謂「賽德克族」?

    A:(一)<賽德克>族乃源於本族語言Seediq之譯音,意為<人>。其中包含Seediq Tgdaya(德固達雅群),Sediq Toda(都達群),Sejiq Truku(德路固群)。為先祖自古一脈沿用之?名稱。他絕非用於Seediq Tayal(泰雅族),Seediq
    Bunun(布農族) Seediq Amis(阿美族)-而單一使用於Seediq Tgdaya(德固達雅),Sejiq Truku(德路固群),Sediq Toda(都達)。這就是賽德克族。

    (二)賽德克族起源於白石山Bnuhung地區的Pusu Qhuni(Rmdax tasin),自稱為Seediq / Sediq / Sejiq,意為「人」。賽德克族於此地生活並形成民族宗教信仰—Utux,由Utux的概念中延伸出gaya/waya的生活規範與律法,以及其文化、政治、教育等系統。

    (三)在人口不斷繁衍而幾經遷徙下,族人自最後一個共同聚集地Truwan/Plngbung開始分散至Tgdaya、Toda、Truku地區,便以該地區地名作為族人識別的稱呼,而生活於此三地區之族人也開始發展各語群之生活特性延續至今。300~400年前,數波族人也陸續自南投祖居地向東部及北部遷移,即現今行政區域之花蓮與宜蘭等縣境內,以上即為賽德克族之生命起源、遷移歷史及發展現狀。

    (四)「賽德克」族乃源於本族語言Seediq之音譯,意為「人」。這是文獻有紀錄無庸置疑。

    (五)什麼是Sediq / Seediq / Sejiq,在好幾千甚至萬年以前,我們的始祖起源於位在Bnuhung的地區,這地區中有一個我們稱作pusu-qhuni的地方,在這個地方我們不知生活了多久,同時在這個地方也形成了我們民族的宗教信仰-Utux,由Utux的概念中延伸出gaya / waya的生活規範與律法,以及我們的文化、政治、教育等系統。
    在經過幾千年之後,我們在幾經遷徙下,人口不斷繁衍,在最後一個族人所聚居之地-Truwan/ Plngbung,開始向外分散至Toda、Tgdaya、Truku等三個地區,分散至Toda、Tgdaya、Truku地區之後的族人,便以此地區的地名作為我們族人識別的稱呼,而生活於該三地區的族人,並各自發展各族群人的生活綿延至今。
    各族群分立生活至大約400-300年前,有數波族人陸續向東部與北部遷移,即當前行政區域花蓮與宜蘭等縣境內,以上即為賽德克族人整體生命起源、遷移與發展狀態。
    在殖民者還未統治本民族之前(約1910年),我們本來就是實質存在的民族,但在被殖民政權統治之後,殖民政權基於行政上的管理之便,以及控制(改變)我族人的認同,而將本族人之族名歸類併入為泰雅族,而後國民政府遷台,仍延續此族別分類,此稱不僅混淆我族人對於自我的認定,亦對本族人在台灣政治、社會結構、文化傳統、生命歷史乃至法律制度上的權益,遭受嚴重打壓與傷害。
    因此,為捍衛本族人的生命血脈淵源,還原與延續本族人承自先祖一脈相連之
    Sediq / Seediq / Sejiq之名分,並依據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以及陳水扁總統和台灣原住民簽署「新夥伴關係協定」之精神,(法律-原住民族基本法),我們族人毅然決然的要求台灣政府認定我賽德克族為法理上的單一民族族名。

    二、賽德克族為何要正名為單一民族?

    A:(一)1910年,日本政府尚未正式殖民賽德克族前,賽德克族本來就是實質存在的民族,但殖民政權為便利行政管理程序,進而控制族人認同,將賽德克族歸類併入泰雅族,而後國民政府遷台,仍延續此族別分類,此舉不但混淆賽德克民族認同,亦讓賽德克族人在台灣政治、社會結構、文化溝通、生命歷史乃至法律制度上的權益遭到嚴重打壓與傷害。
    因此,為捍衛賽德克族的生命血脈淵源,還原與延續本族人承自先祖一脈相連之Seediq / Sediq / Sejiq之名分,並根據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陳水扁總統和台灣原住民族簽署「新伙伴關係協定」之精神,及原住民族基本法等,賽德克族人毅然決然地要求台灣政府還我族名!

    (二)依文獻指出泰雅族下分有泰雅亞系(內有5個方言)與賽德克族亞系(內
    有3個方言)。但是二者在語言文化上之差異很多,在民族認定、自決、自主之下,台灣政府相繼鼓勵民族自覺下,躍為十三族。賽德克族有一萬多人,邵族、葛瑪蘭族僅不到五仟人口,即正正當當被統治者宣告復名。如文獻指證歷歷之下,泰雅族群系列「賽德克族」係大族,無需在泰雅族、太魯閣族大框內。

    (三)由本族人的生命起源、遷徙與發展狀態中,可以清楚呈現認同「太魯閣族」的族人是約於400-300年前遷徙至東部,並據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草案部分內容,及「主體認同」之論述,以及有關外在因素:現實、政策,與內在因素:歷史、文化情境等,而獲致台灣政府認定為一台灣原住民第十二族(參見林修澈,「賽德克族正名」,2007,P86)。
    按人類學有關族群發展學術理論,此應為自然而然的現象,本族人也報以祝福態度以待,但此族稱本族「賽德克」~Sediq/Seediq/Sejiq之族稱,實為本族人自始發展至今自我民族之族稱表徵,理應更須受到尊重與認定。

    (四)依文獻指出泰雅族下分有泰雅亞系(內有5個方言)與賽德克族亞系(內有3個方言)。本無需正名。但二者在語言文化上之差異甚大,在政府鼓勵民族自覺下,台灣原住?民由九族躍為十三族。本族族人-賽德克族自當復振賽德克族本身之語言文化之特性,無需再寄居或隱於泰雅族名下。

    (五)賽德克族乃實質存在的民族實體,賽德克族正名係為爭取法理上的認定。

    (六)賽德克族正名乃賽德克族人的人權。

    三、賽德克族與泰雅族以及已正名的太魯閣族有何不同?

    A: (一)從日人學者之歷史文獻中,可清楚發現太魯閣族的歷史及遷徙發展與賽德克族為同一淵源,然而花蓮地區太魯閣族人於300-400年前自南投地區遷出,在歷史經驗及文化情境上已與南投賽德克族人有所差異,按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部份內容,及「主體認同」之觀點,已獲得台灣政府認定為台灣原住民第十二族(參見林修澈「賽德克族正名」,2007,p86)。對此結果賽德克族也報以祝福之態度,但「賽德克」Seediq/Sediq/Sejiq之族稱,實為本族人自始發展至今的自稱,理應更須受到尊重與認定。

    (二)在日本統治時期,散居太魯閣國家公園大魯閣族人,日本人就認定是(太魯閣)如日據時代戶籍騰本部族欗內,很明顯指證為太魯閣,非寫賽德克族人。 如附件1日據時騰本翻中文。
    (三)太魯閣族正名乃是政府及在朝專家學者嚴密審核下宣布為台灣原住民之ㄧ支,依目前族語認證旗下方言為太魯閣語。本族賽德克族於花蓮和南投縣各有原來三群族語之存在?,在現行族語復振政策下自不容視而不見,更不宜認定為少數之弱勢而任其消失或自生自滅。

    (四) 賽德克族與泰雅族以及太魯閣族在傳統服裝與歌謠舞蹈有不同之處。
    1.泰雅族歌謠中唱的是“rimuy sora rimuy yo ”太魯閣唱的是“rimuy maku …”;賽德克族唱的則是“
    iyo siyo si emmeykai bay ……”
    2.傳統服裝與泰雅&太魯閣有所區別。 3.傳統舞蹈三者彼此之間也截然不同。

    四、 賽德克族正名後是否會與Tayal泰雅族或Truku太魯閣族產生對立衝突?

    A:(一)三族人對各自所屬與認同的族名皆互道祝福,因此本族正名後,三者不會產生對立與衝突。

    (二)不會衝突,因數百年前在自然遷移之下,在賽德克族三群~即Sediq Toda都達群、SeediqTgdaya德固達雅群、Sejiq Truku德路固群傳統領域內與Tayal泰雅族、Truku太魯閣族傳統領域分得非常清楚,因我們有最佳Waya / Gaya(文化習俗即定法律)。

    (三)賽德克族正名後是否會與Tayal泰雅族或Truku太魯閣族產生對立衝突?除非有人心懷叵測,這是很奇怪的問題。賽德克族正名和太魯閣族正名和有何直接關係呢?德路固語亦非太魯閣語!

    五、 在同一部落內若有賽德克與太魯閣兩族,是否會造成分裂衝突?

    A:(一)不會產生族群分類,賽德克與太魯閣兩族在一起共同生活己百年,除非有犯禁忌,由部落與部落依法Waya / Gaya來處理。只有統治者在利用選舉、打壓、分裂時產生有敵意概念。

    (二)這問題更莫明其妙,族群多元自是台灣社會本應要學習融合與欣賞的課題,我很因為我是華納而自豪哩!何況Seediq /Sediq / Sejiq部落一直以謙遜有禮-niqan waya / niqan gaya-為處世之道。

    (三)賽德克族與太魯閣族皆遵守Gaya/Waya,通常並不互相衝突。試問居住在同一部落的阿美族與排灣族人(如香蘭部落)、或著排灣族人與魯凱族人(如三地門鄉部份部落)是否有造成分裂衝突?

    六、 賽德克族與太魯閣族分立,領域如何劃分?自治如何推展?

    A:(一)賽德克族與太魯閣族的生活領域原本就不相同,也有不同的生活經驗,各自管理自己生活領域並不衝突。若有生活於南投卻認同太魯閣族,或生活於花蓮而認同賽德克族之情形,可以採用屬人主義來確保其民族權益。

    (二)領域如何劃分
    1.有在自己腳下世居不移,沒有爭議。
    2.在更久遠期,部落本有他自己的傳統領域,與太魯閣族人不會有爭議。
    3.在別人手中,土地被財團暗桿,被林務局佔有,被國家公園併吞,是賽德克族與太魯閣族之祖靈會永遠之痛恨,如何劃分,讓原住民族委會概括承受吧。

    (三)國防用地問題:待賽德克族民族議會運作成熟後再仔細思量。

    (四)國有地問題:待賽德克族民族議會運作成熟後再繼續研究。

    (五)傳統領域及部落與部落之間協調,民間與公部門所調查傳統領域均有爭議;這些錯綜複雜的自治、傳統領域等土地問題,,將來再由賽德克族民族議會出面與台灣政府或其他民族協商解決!

    七、 賽德克族與太魯閣族分立,是否會引發「骨牌效應」?

    A:依據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之「民族自決」精神,及原住民族和個人享有不被強行同化或其文化被毀滅的權利。各國應提供有效機制,以防止和糾正,任何旨在或實際破壞他們作為不同民族的完整性,或剝奪其文化價值或民族特性的行動。

    八、政府持續延宕賽德克族正名,有何負面效應?

    A:(一)浪費社會資源、消耗賽德克人精神。
    (二)不尊重聯合國人權宣言。
    (三)混淆賽德克族及其他族群對賽德克族之民族認同
    (四)民族認定是最基本之人權,延宕賽德克族復名,聯合國人權宣言對台灣人權遺負萬年,對祖靈極大的污蔑,同時對統治者永遠產生敵意及不信任感。

    九、 要求賽德克族在正名之前,先與太魯閣族協商,是否合理?

    A:(一)沒有必要協商,依據原住民聯合國人權宣言處理即可,太魯閣族復名時雖然發生有些爭議,賽德克族以包容、關懷、祝福之下在原民會慶功宴。雖然前主委瓦歷斯貝林暗然淚\下……。也拜拜祝福他們。

    (二) 這個問題就好像我們正名需要一一去與已正名的其他族群協商是一樣的意思吧?!只想問,其他族有這麼做嗎?若非,自無此必要。

    十、 賽德克族與太魯閣族分立,是否為了擴充政治資源?

    A:(一)統治者請依法公正公佈政治資源。
    (二)-在任何原住民族族群代表的組織制度中,增加席次等政治資源。
    請先公佈上述相關法源吧!?

    十一、賽德克族與德固達雅群、都達群、德路固群等三群的關係如何?

    A:四者係族名與部落地名關係。賽德克族屬下有這三個T ( Tgdaya德固達雅、Toda都達、Truku德路固 ) 大原始部落地名所建立之族群(部族)。賽德克族包含這三群人,均屬賽德克族人。

    十二、賽德克族與德固達雅群、都達群、德路固群等三群哪一個先有?

    A:先有「Sejiq / Seediq /Sediq賽德克」族名,而後才有族人祖先們遷徙至今南投縣仁愛鄉山區先後建立了Tgdaya德固達雅、Toda都達、Truku德路固等三大原始部落及子部落地名。「賽德克」是族人族名的自稱,是自古我先祖所創有、固有、永有的正統族名,不是他族所稱。而Tgdaya德固達雅、Toda都達、Truku德路固等三大原始部落及子部落是遷到山區後才有的部落地名。另遷徙至花蓮、宜蘭兩縣境之族人均以南投祖先地三大原始部落Tgdaya德固達雅、Toda都達、Truku德路固等地名自稱之,以示不忘本。
     
    <回首頁>